第十八章:西厂抓人

下载免费读
马车扬长而去。
  徐念则是满脸笑容的看了眼旁边的医馆,然后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朱一品应该还在昏迷中,西厂和东厂的人如果不见陈幕禅回来,肯定会对朱一品下手。
马车扬长而去徐念则是满脸笑容的看了眼旁边的医馆然后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这个时候朱一品应该还在昏迷中西厂和东厂的人如果不见陈幕禅回来肯定会对朱一品下手以陈幕禅的性子他这次就是摆明了坑自己的这个徒弟不着调的师傅和师娘啊走进医馆后院的房间内陈安安和赵布祝都在各自房间睡觉完全不知道陈幕禅回来过徐念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直奔大大堂挽联白布挂在整个医馆内火盆里还有没有烧干净的黄纸旁边两口棺材里摆放着陈幕禅和上官瞳二人的衣服天和医馆的人并不知道他们二人没死再加上衙门说他们二人是坠崖没有找到尸体所以只能用衣冠冢来代替了火盆旁边一个面容略有圆润头发超前精炼简短的青年躺在地上徐念上前蹲在旁边伸手将其摇晃了半天朱一品都没有醒来没办法他也只能是这掐人中被掐到了人中朱一品这才悠悠转醒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围师父他醒来后第一反应是往周围看去想要看看刚才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见到的他师父明明没有死却要假扮孕妇来骗他还给了他一个卷轴卷轴还着火了醒了徐念一脸笑意的看着朱一品你你是谁朱一品急忙拉住自己的衣服一副自己受欺负的样子见此徐念的嘴角也是一抽苦笑道我是隔壁百花楼的人花满楼是我义哥百花楼的人身上确实有不少的花香但百花楼的人怎么来这里了那个花满楼也来了吗朱一品四下张望了起来想要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同时也怀疑他师傅到底有没有回来卷轴里面的东西他似乎都忘了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我和你师娘做了一笔交易简单来说就是确保你们不会死在这里徐念笑着解释道你若是有什么麻烦以后记得来隔壁找我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他们就不会食言师娘难道刚才的那一切不是梦他师父师娘真的没有死朋友我我师父真的没死朱一品盯着徐念问道徐念轻轻点头笑道没死现在已经离开京城了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能和陈安安他们说这可是关乎你们天和医馆所有人的性命我想你应该知道轻重朱一品也是急忙点头虽说他还是有些怀疑徐念的身份但对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他师父师娘都没死这也算是一件好事朋友怎么称呼朱一品从地上爬起来紧张问道你是花家的人肯定也是姓花吧我叫徐念徐念解释道花满楼是我义兄义兄朱一品也是明白了过来急忙给徐念倒了一杯茶徐兄我师父师娘有没有交代什么他们既然没死为什么要离开啊朱一品似乎有很多问题都不清楚想要在这里弄清楚一般别急有人会告诉你一切的徐念看了眼后院方向笑道她来了你去后院就能知道你师父的一切了记住别告诉他们你师父没死的事情还有我今晚来过的事情马车扬长而去。
  徐念则满脸笑容看眼旁边医馆然后推开门直接走进去。
  时候朱品应该还在昏迷中西厂和东厂如果见陈幕禅回来肯定会对朱品下手。
  以陈幕禅性子次就摆明坑自己徒弟。
  着调师傅和师娘啊。
  走进医馆后院房间内陈安安和赵布祝都在各自房间睡觉完全知道陈幕禅回来过。
  徐念大摇大摆走进去直奔大大堂。
  挽联白布挂在整医馆内火盆里还有没有烧干净黄纸旁边两口棺材里摆放着陈幕禅和上官瞳二衣服。
  天和医馆并知道们二没死再加上衙门说们二坠崖没有找到尸体所以只能用衣冠冢来代替。
  火盆旁边面容略有圆润头发超前精炼简短青年躺在地上。
  徐念上前蹲在旁边伸手将其摇晃半天朱品都没有醒来。
  没办法也只能掐中。
  被掐到中朱品才悠悠转醒脸疑惑看着周围。
  “师父……”
  醒来后第反应往周围看去想要看看刚才自己到底真见到师父。
  明明没有死却要假扮孕妇来骗还给卷轴。
  卷轴……还着火?
  “醒?”
  徐念脸笑意看着朱品。
  “……谁?”
  朱品急忙拉住自己衣服副自己受欺负样子。
  见此徐念嘴角也抽苦笑道:“隔壁百花楼花满楼义哥。”
  百花楼?
  身上确实有少花香但……
  百花楼怎么来里?那花满楼也来?
  朱品四下张望起来想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同时也怀疑师傅到底有没有回来。
  卷轴里面东西似乎都忘就像切都没有发生过般。
  “和师娘做笔交易简单来说就确保们会死在里。”
  徐念笑着解释道:“若有什么麻烦以后记得来隔壁找放心既然答应们就会食言。”
  师娘?
  难道刚才那切梦?
  师父师娘真没有死?
  “朋友……师父真没死?”朱品盯着徐念问道。
  徐念轻轻点头笑道:“没死现在已经离开京城过件事情能和陈安安们说可关乎们天和医馆所有性命想应该知道轻重?”
  朱品也急忙点头。
  虽说还有些怀疑徐念身份但对方似乎真没有什么恶意。
  而且师父师娘都没死也算件事。
  “朋友怎么称呼?”
  朱品从地上爬起来紧张问道:“花家肯定也姓花?”
  “叫徐念。”
  徐念解释道:“花满楼义兄。”
  义兄……朱品也明白过来急忙给徐念倒杯茶。
  “徐兄师父师娘有没有交代什么?们既然没死为什么要离开啊?”朱品似乎有很多问题都清楚想要在里弄清楚般。
  “别急有会告诉切。”
  徐念看眼后院方向笑道:“她来去后院就能知道师父切记住别告诉们师父没死事情还有今晚来过事情。”
马车扬长而去。
  徐念则是满脸笑容的看了眼旁边的医馆,然后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朱一品应该还在昏迷中,西厂和东厂的人如果不见陈幕禅回来,肯定会对朱一品下手。
  以陈幕禅的性子,他这次就是摆明了坑自己的这个徒弟。
  不着调的师傅和师娘啊。
  走进医馆,后院的房间内,陈安安和赵布祝都在各自房间睡觉,完全不知道陈幕禅回来过。
  徐念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直奔大大堂。
  挽联白布挂在整个医馆内,火盆里还有没有烧干净的黄纸,旁边两口棺材里,摆放着陈幕禅和上官瞳二人的衣服。
  天和医馆的人并不知道他们二人没死,再加上衙门说他们二人是坠崖,没有找到尸体,所以只能用衣冠冢来代替了。
  火盆旁边,一个面容略有圆润,头发超前精炼简短的青年躺在地上。
  徐念上前蹲在旁边,伸手将其摇晃了半天,朱一品都没有醒来。
  没办法,他也只能是这掐人中。
  被掐到了人中,朱一品这才悠悠转醒,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围。
  “师父……”
  他醒来后第一反应是往周围看去,想要看看刚才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见到的他师父。
  明明没有死,却要假扮孕妇来骗他,还给了他一个卷轴。
  卷轴……还着火了?
  “醒了?”
  徐念一脸笑意的看着朱一品。
  “你……你是谁?”
  朱一品急忙拉住自己的衣服,一副自己受欺负的样子。
  见此,徐念的嘴角也是一抽,苦笑道:“我是隔壁百花楼的人,花满楼是我义哥。”
  百花楼的人?
  身上确实有不少的花香,但……
  百花楼的人怎么来这里了?那个花满楼也来了吗?
  朱一品四下张望了起来,想要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同时也怀疑他师傅到底有没有回来。
  卷轴里面的东西他似乎都忘了,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和你师娘做了一笔交易,简单来说就是确保你们不会死在这里。”
  徐念笑着解释道:“你若是有什么麻烦,以后记得来隔壁找我,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他们就不会食言。”
  师娘?
  难道刚才的那一切不是梦?
  他师父师娘真的没有死?
  “朋友,我……我师父真的没死?”朱一品盯着徐念问道。
  徐念轻轻点头,笑道:“没死,现在已经离开京城了,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能和陈安安他们说,这可是关乎你们天和医馆所有人的性命,我想你应该知道轻重?”
  朱一品也是急忙点头。
  虽说他还是有些怀疑徐念的身份,但对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恶意。
  而且他师父师娘都没死,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朋友,怎么称呼?”
  朱一品从地上爬起来,紧张问道:“你是花家的人,肯定也是姓花吧?”
  “我叫徐念。”
  徐念解释道:“花满楼是我义兄。”
  义兄……朱一品也是明白了过来,急忙给徐念倒了一杯茶。
  “徐兄,我师父师娘有没有交代什么?他们既然没死为什么要离开啊?”朱一品似乎有很多问题都不清楚,想要在这里弄清楚一般。
  “别急,有人会告诉你一切的。”
  徐念看了眼后院方向,笑道:“她来了,你去后院就能知道你师父的一切了,记住别告诉他们你师父没死的事情,还有我今晚来过的事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